saber的第五次圣杯战争就是被卫宫士郎召唤的这次。

这次圣杯战争有三条线,本文讲诉 FSN-Fate线 。

召唤Saber

距第四次圣杯战争十年后的2005年,第五次圣杯战争突然爆发,违背了原本六十年爆发一次的规律。阿尔托莉雅在剑栏之丘感受到召唤的光芒后,重新燃起了夺取圣杯的希望。卫宫士郎,十年前冬木市被毁于一旦时,被绝望的卫宫切嗣拯救出来的唯一一人,切嗣收其为养子,居住于冬木市的卫宫宅邸,并将传说中亚瑟王的宝具阿瓦隆植入士郎体内。也正是因为士郎体内的阿瓦隆作为圣遗物,以及与卫宫宅邸仓库内由切嗣于十年前布置的魔法阵形成共鸣,阿尔托莉雅才能再次作为「Saber」被召唤至此。但由于此次召唤并非正式,两者本来应该联系的灵脉处于断线状态,阿尔托莉雅完全没有汲取到御主士郎的任何魔力,只能凭借作为从者的魔力迎战,因此其作战性能远低于真实水平  。被召唤后,立刻与Lancer库·丘林展开激战,双方白刃战中,阿尔托莉雅凭借风王结界形成的无影剑占据了上风,库·丘林立即使用宝具「刺穿死棘之枪」。阿尔托莉雅凭借直觉勉强躲开了库·丘林的必中之枪,却留下了偌大的伤口 。库·丘林被迫于其御主的命令离去后,阿尔托莉雅希望士郎用魔术替她疗伤,但士郎无能为力,无奈之下只能用自己的魔力尽力修复那带有不可治愈诅咒的伤口。此时阿尔托莉雅再次感受到有其他从者的气息,立即出门迎战,遇上因为战斗波动而前来探查的远坂凛以及身穿红衣的高大从者Archer卫宫。

士狼召唤saber-命运的相遇

面对Berserker

阿尔托莉雅瞬间击败卫宫,正要杀死对方时被士郎制止。士郎与远坂凛暂时结成同盟关系。士郎随远坂凛前往冬木市的言峰教堂会见了神父言峰绮礼,并对圣杯战争有了大致的了解。一行人回家的路上,碰见了带着高大从者Berserker赫拉克勒斯的银发小女孩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双方展开激战。士郎作为御主的情况下,本就已负伤的阿尔托莉雅的战斗力远远无法正常发挥,一照面就被强大的赫拉克勒斯武力压制。作为一国之主的自尊令她绝不服输,身为从者更是无法容忍自己的御主受到伤害,然而士郎从未将她看作一个从者,而是将她视作一名需要保护的女性来看待。在赫拉克勒斯即将杀死阿尔托莉雅的前一刻,士郎挺身而出替她承受了这致命的一击。伊莉雅见士郎竟然愿意舍命救人,内心混乱之下决定暂时放过他们。

重伤的saber

美丽的saber

士郎体内有阿尔托莉雅的宝具阿瓦隆,第二天便恢复了伤势。他在卫宫府邸的剑道场找到了阿尔托莉雅,此刻她已换上了远坂凛赠与的服装,阳光下的少女身姿无比美丽。明明外表是一个十四、五岁的欧洲宫廷少女,但身上的高贵气质以及那剑一般锋利的气势令人永生难忘,士郎看得呆了。阿尔托莉雅认为士郎昨晚的行为过于莽撞,并认为自己是士郎的「剑」,而非是什么需要保护的女孩子,士郎首次对阿尔托莉雅的内在有了些许了解,更加坚定了要保护她的信念。由于阿尔托莉雅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英灵,无法做到完全的灵体化,因此也需要睡眠和进食,无论在睡觉上还是吃饭上都堪称一绝,而士郎的高超厨艺正中阿尔托莉雅的红心。

美丽的saber
美丽的saber

剑术训练

在这期间,柳洞寺内的Caster美狄亚大面积吸取冬木市普通民众的灵魂力量,试图积蓄魔力以应对圣杯战争,士郎从Rider美杜莎处得知了此事。对于美狄亚的事件,士郎认为阿尔托莉雅不应该参与进去,并认为这是一个陷阱,且她如今仍然身负伤势不适合战斗。而阿尔托莉雅认为身为从者却逃避战斗是可耻的行为,如此被动行事,最终必然会吃亏,两人在此事产生了分歧。阿尔托莉雅趁士郎熟睡之际,独自一人前往柳洞寺,遭遇看守寺门的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士郎作为御主感应到阿尔托莉雅正处于战斗中,立刻赶到现场,而这场较量也不得不中止。由于士郎无法给阿尔托莉雅提供任何魔力,她只能依靠自己的魔力维持在现界,经过一番战斗后再也无法强撑,倒在士郎怀里。士郎将阿尔托莉雅背回家,她恢复意识后,再次询问士郎为什么一再阻止她参与战斗,对于士郎将她「视作妇女而非战士」感到非常不满,士郎则认为自己才应该去战斗。 在一旁的远坂凛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士郎只是不希望阿尔托莉雅受伤,比起自己会受伤乃至于死亡,毫不作为才是最可耻的。阿尔托莉雅意识到士郎的价值观与自己颇为相似,决定亲自教他剑术。第二天剑道场中,士郎被阿尔托莉雅轻易击败,但是仍然无数次地奋起反击。阿尔托莉雅最欣赏的就是不服输、不断努力的人,面对情绪低落的士郎露出了罕见的温柔笑容,并称赞士郎的攻击充满了力量,士郎却红着脸不敢直视她。

剑术训练

补魔

士郎被间桐慎二骗到学校内,美杜莎出手攻击士郎,士郎牺牲一次令咒召唤出阿尔托莉雅解除了困境。事后,阿尔托莉雅再次与士郎对峙,想彻彻底底地了解士郎的想法。士郎唯独在「不想看到你受伤」的立场上绝不退让,阿尔托莉雅接受了他这个顽固的想法,并微笑着说「我是你的剑,除了我还有谁会成为你的力量呢」。士郎决定立刻找出美杜莎的御主所在的位置,因此两人在市内各处进行魔力搜寻,但以无果而终。在公园内的躺椅上,阿尔托莉雅看出士郎的疲倦,主动提出「膝枕」。通过交谈,阿尔托莉雅得知了士郎的身世,并称士郎应该更珍惜自己。晚上二人继续搜寻,遭遇美杜莎,阿尔托莉雅使用宝具「誓约胜利之剑」瞬间将之击杀,而魔力的大量消耗再次令她昏迷不醒。昏迷中的阿尔托莉雅与士郎之间共通了梦境,士郎梦见了她部分生前的经历,对她产生了更深刻的认识。随后在街上游荡思考如何帮助她补充魔力的士郎,被伊莉雅抓到了冬之堡中。清醒过来的阿尔托莉雅虽然身体极度虚弱,但发现士郎失踪后立即与远坂凛前去寻找。循着与御主之间的联系,阿尔托莉雅、远坂凛以及卫宫偷偷潜入城堡,并找到了士郎。众人正准备逃出去,却发现这一切都是伊莉雅的陷阱,她打算将所有人一网打尽。经过一番苦战,在卫宫舍弃生命的拼死掩护下,众人才 逃了出来。失去了从者的远坂凛认为唯 一的希望就是阿尔托莉雅,但她的魔力已经完全不能支撑肉身,必须进行魔力补充。阿尔托莉雅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在远坂凛的指导下,士郎与阿尔托莉雅成功补魔。

补魔~

两人的约会

阿尔托莉雅、士郎、凛齐心协力下压制了赫拉克勒斯,但强大的宝具「十二试炼」令其拥有着十二条生命。就在赫拉克勒斯即将杀死凛的时候,士郎投影出早已消失的石中剑,与阿尔托莉雅齐心协力一剑七杀,彻底灭杀了赫拉克勒斯。事后士郎认为伊莉雅本质不坏,将其收留在卫宫府邸。自此开始,阿尔托莉雅也梦见了士郎的过去,并对他「牺牲自己救助别人」的价值观表达了反对,这令她回想起自己的前生,两人在这一方面是惊人的相似,阿尔托莉雅不希望士郎重蹈她的覆辙。美狄亚对卫宫邸发动攻击,士郎与阿尔托莉雅联合抗敌,正在美狄亚声称要将阿尔托莉雅变为自己的仆人时,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突然出现,怒斥美狄亚的无知并声称骑士王是他的东西,之后直接灭杀了美狄亚,卫宫邸也遭到严重破坏。在阿尔托莉雅的讲述中,众人得知了吉尔伽美什的强大,士郎也得知了吉尔伽美什曾向阿尔托莉雅求婚的往事。心烦意乱的士郎向她询问得到圣杯后的打算,阿尔托莉雅表示不会留在现界,而是会回到过去重新选定一个王,拯救过去的不列颠。士郎怒斥人应该活在当下而不是过去,在随后的谈话中,他得知一旦圣杯消失,从者也会从这个世界消失。士郎不想失去阿尔托莉雅,早在第一次遇见她的那一刻起, 他就深深迷上了这位美丽的金发少女骑士。他想通过与少女骑士约会进一步打动她的芳心,在一家玩偶店中,阿尔托莉雅对一只狮子玩偶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这是因为她回想起自己生前曾经养过的小狮子。由于士郎的言行而羞恼的阿尔托莉雅走出了玩偶店,士郎偷偷将这个玩偶买下,但直到最后也没能送出去。冬木大桥上,士郎再次劝说阿尔托莉雅,他认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阿尔托莉雅非常愤怒地反驳士郎,认为他不理解自己。士郎气愤之下抛下她,独自回家。他并不是责怪阿尔托莉雅的固执,而是气愤自己没有能力帮助她。直到晚上,士郎突然意识到阿尔托莉雅还没有回家,立刻赶回冬木大桥上,发现她仍然站在原地,士郎态度强硬地要将她带回家。阿尔托莉雅听话地跟着士郎走,在路上撞见了等候已久的吉尔伽美什。

两人约会

劫后相拥

此刻状态极差的阿尔托莉雅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轻易击败重伤,并被逼迫答应他的求婚。阿尔托莉雅奄奄一息地叫士郎自己逃,但士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即使双方的战斗力差距宛若天堑,即使一次次被吉尔伽美什重伤,士郎始终抱着必死的信念守护着自己喜欢的姑娘。生命攸关之际,士郎魔法回路全开,召唤出体内的剑鞘阿瓦隆,阿尔托莉雅将剑与剑鞘复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吉尔伽美什见势不妙立即选择撤退。「——终于明白了原来士郎,就是我的鞘啊。」 阿尔托莉雅拥着重伤的士郎,心中百感交集。回到家后,她照顾士郎直到他醒来。分析战况完毕后,士郎向阿尔托莉雅告白,希望她能够留在现世,为她自己而欢笑,并永远留在他身边。【TV动画中,剧情改为回到家后,为了照顾身体虚弱的士郎,阿尔托莉雅决定亲自下厨。然而前生作为王而诞生,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家政能力的她,将砍人的诀窍用在了切菜上。】对于士郎的请求,阿尔托莉雅的内心挣扎,她试图推开士郎,却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最后千言万语都被士郎的一吻封在了口中。即使极度贪恋那个从未有过的温柔的怀抱,即使掺杂着炽热的情感以补魔为由与士郎相拥而眠,但仍然无法放弃那刻骨铭心的夙愿,她最后还是狠心地选择只作为士郎的从者。 

劫后相拥

心意相通

失意的士郎来到言峰教堂,想要找言峰绮礼寻求帮助,却发现原来言峰绮礼正是一直隐藏在幕后的库·丘林的御主。发现士郎再次失踪的阿尔托莉雅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感情,一直以来试图欺骗自己的枷锁也逐渐崩裂。圣杯战争第十四天,阿尔托莉雅通过远坂凛的推理得知士郎很有可能在言峰教堂,她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发现正被言峰绮礼拷问的士郎以及拦在面前的库·丘林。言峰绮礼愉悦地将一个难题摆在她的面前:「你要圣杯还是要他?」阿尔托莉雅抱着士郎,回想起数次与他梦境相通,敬佩于他勇往直前、一直坚持的理念「无论过程多么痛苦也不能否认过去的自己」,感动于士郎无论如何被拷打也绝不向圣杯的诱惑低头的骨气。她终于放下了一直凝聚在心头、挥之不去的执念。走自己认定的路,坚持自己的理想,即使最终的结局可能是毁灭,只求无愧于心。士郎对她的憧憬,也许是因为她的过去正是士郎所向往的未来吧。她用阿瓦隆的治疗效果将士郎身上的诅咒效果去除,此时吉尔伽美什再次登场。言峰绮礼也愉悦地将圣杯邪恶的本质讲述给众人听,库·丘林这才发觉言峰绮礼已经违背了自己的信条,当场反水,协助阿尔托莉雅与士郎逃离了言峰教堂,拖住吉尔伽美什长达半天时间后被杀死。两人在夕阳下互通心迹,阿尔托莉雅将自己的一切托盘而出,并向士郎致以感谢以及歉意。他们决定毁掉这个邪恶的圣杯,不同于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滑稽的落幕,这一次她是心甘情愿的。他们互相为彼此的「」和「」,又拥有一致的人生理想,是一对天作之合的灵魂伴侣。一旦圣杯被毁掉以后,阿尔托莉雅将注定无法维持在现界,两人却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提及此事。最终决战,面对吉尔伽美什和言峰绮礼的双重压制,阿尔托莉雅与士郎陷入苦战,处于被绝对压制的状况下,关键时刻士郎再次投影出「阿瓦隆」。在这近乎绝对遮断结界的辅助下,两人同时击败了各自的对手。最后,阿尔托莉雅接受了士郎仅剩的一枚令咒,将圣杯再度摧毁。

心意相通

saber之死

士郎,我爱你——」一切结束后,在晨光的照耀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不再是以王的身份,而是以一名爱上了人类少年的普通少女的身份,对少年表达了自己作为人类的爱。在少年深情的目光中,少女的身姿消散于长空之中。阿尔托莉雅回归了她原本的时代,正是她弥留之际,即将死去的前一刻。不同于第四次圣杯战争后的绝望,这一次,她带着满心的释然,接受了那既定的命运。由于不再渴望那所谓的圣杯,因此与阿赖耶的契约也随之背弃消失。她用虚弱的声音,面对最后守护在身边的圆桌骑士贝德维尔,要求他将那把插在剑栏之丘的湖中剑还给湖之精灵。最后,神态安详的阿尔托莉雅微笑着喃喃自语着。「这一次,我会——睡得更久一些——」获得了救赎的王,缓缓闭上了双目,去追寻那梦的延续。

FSN-Fate线改编的动画是Studio DEEN于2006年制作的24集电视动画 ,B站弹幕版本点击直达

最后修改日期:2019年9月22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