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er经历过两次圣杯战争,分别是第四次圣杯战争和第五次圣杯战争。本文介绍第四次圣杯战争。

成为切嗣的从者

saber被召唤

1995年,第四次圣杯战争正式爆发。地点位于德国爱因兹贝伦家族 的城堡,作为入赘女婿的卫宫切嗣得到爱因兹贝伦当代家主赐予的,刚刚于康沃尔挖掘而出的圣遗物——号称「遥远的理想乡」的「阿瓦隆」,传说中亚瑟王的圣剑「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切嗣将魔法阵布置完毕,以阿瓦隆为媒介,成功将传说中的亚瑟王以「Saber」职介召唤为自己的从者。

但是,亚瑟王的性别却不同于传说中的男性,切嗣虽然感到惊讶,但不影响他心中的定计。阿尔托莉雅被切嗣指派为他的妻子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的贴身护卫并前往冬木市,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营造出爱丽丝菲尔才是阿尔托莉雅的御主的错觉,意图迷惑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其他御主,而切嗣本人则处于暗中行动。虽然召唤出阿尔托莉雅的灵媒是剑鞘「阿瓦隆」,但此剑鞘在她生前就已遗失,因此她对此一无所觉。不同于其他从者,她并非是死后成为英灵从而参加圣杯战争,而是临死前与阿赖耶签订契约而得以参加,无法做到其他从者都拥有将自己灵体化的能力,因此在远程行动上也限制于交通工具。

saber与爱丽丝菲尔

初战

初至冬木市的阿尔托莉雅逐渐接触到爱丽丝菲尔的内心世界,决定成为她的骑士。初战遭遇Lancer迪尔姆德·奥迪那,两方展开激战。战斗中被迪尔姆德用宝具刺伤左臂,致使左手拇指无法动弹,而作为亚瑟王的招牌宝具「誓约胜利之剑」也被封印,导致往后的数场战斗完全无法发挥战斗力。战斗中途,Rider伊斯坎达尔突然出现打断了两人的决斗,并称赞了阿尔托莉雅和迪尔姆德的战斗精神。后来Berserker兰斯洛特偶然回头看到阿尔托莉雅后突然发狂,不受控制地攻击后者,而迪尔姆德也被其御主强制命令对阿尔托莉雅展开攻势。被两方围攻的千钧一发之际,伊斯坎达尔突然介入,将兰斯洛特以及迪尔姆德的御主逼退,阿尔托莉雅和迪尔姆德也约定好日后再决一死战  。在远处暗中观战的Caster吉尔·德·雷,将阿尔托莉雅错认为法兰西的卫国女将贞德,当晚截住了阿尔托莉雅和爱丽丝菲尔乘坐的轿车。即使阿尔托莉雅一再否认,然而吉尔仍然坚定地认为面前的少女就是自己信仰的圣女贞德,他决定拯救面前这个「被神诅咒的贞德」,随后自顾自离去。

骑士精神

切嗣得知阿尔托莉雅中了诅咒而无法发挥实力,决定亲自前去暗杀迪尔姆德的御主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奇博尔德。就在此次作战会议中,无论阿尔托莉雅如何试图与切嗣交流,他都不发一言,始终贯彻自己胜利至上、不择手段的作战方针,因而也与以骑士精神为荣的阿尔托莉雅产生了巨大的裂痕。与此同时,迪尔姆德与吉尔也对爱因兹贝伦家族位于冬木市的城堡展开骑士之约 突袭,阿尔托莉雅被指派去阻挡吉尔的攻势。吉尔在阿尔托莉雅面前肆意虐杀诸多劫持来的幼童,试图「唤醒」阿尔托莉雅「作为圣女贞德的记忆」。愤怒的她立刻对吉尔展开攻击,然而手上受到的诅咒令她根本无法发挥战斗力,战局僵持不下,就在此时迪尔姆德出现,他仍然谨记当初与阿尔托莉雅约定的决战,因此决定帮助她对付吉尔。两人产生了极高的默契,很快逼退了吉尔。出于对迪尔姆德的感激,阿尔托莉雅并未阻止他的离去  。阿尔托莉雅前往冬之堡森林中,见到了被言峰绮礼刺杀倒地的爱丽丝菲尔,在接触到她的身体时无意间注入了魔力,感受到自己主人存在的宝具阿瓦隆发挥了部分功能,身为宿主的爱丽丝菲尔也因此伤势痊愈,起死回生。

三王会谈

作为「骑士王」参加了「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和「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的王者之宴,向两人阐述了自己对王道和治国之道的认识,却遭到其他两位王者的否定和嘲弄。阿尔托莉雅认为王必然孤高,国家想要强盛,民众首先要获得幸福,王应该为民众奉献自己的一切,否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伊斯坎达尔却认为应该是人民和国家为国王奉献一切的君主至上制度,恰好与阿尔托莉雅相反。事实上,任何治国方针都需要针对当时的政局和形势,将自己的王道强加于其他王者的身上,往往都是错误的,这也导致了三王聚会中理念的碰撞。随后阿尔托莉雅与爱丽丝菲尔来到切嗣在冬木市购买的和式宅邸,而该宅邸正位于冬木市的灵脉上方,切嗣在此处布置了魔法阵。爱丽丝菲尔在此时露出了脆弱的一面,她作为人造人诞生的原因也曝光,原来她正是艾因茨贝伦家族在此次圣杯战争中用来承载圣杯能量的人形容器而已。

三王会谈

严峻形势

未远滩之战中,吉尔的御主雨生龙之介被暗杀而死,阿尔托莉雅和迪尔姆德、伊斯坎达尔等人共同迎战吉尔召唤的巨型海魔。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切嗣给出了唯一的应对方案:将阿尔托莉雅左手上的诅咒消除,恢复实力后即可消灭海魔。迪尔姆德果断自毁宝具,阿尔托莉雅的实力得以恢复,并立刻使用宝具「誓约胜利之剑」将大海魔与吉尔瞬间灭杀。伊斯坎达尔解散了保护这片区域的固有结界后,与在一旁观战的吉尔伽美什交谈,认为阿尔托莉雅明明是一个应该享受幸福的女孩,却硬逼着自己作为男性活着,因此断定她绝对不会拥有真正的爱情。然而吉尔伽美什却认为这样耀眼美丽的人物只有自己才配拥有,打算将阿尔托莉雅娶回家。事件结束后,阿尔托莉雅与爱丽丝菲尔找到了迪尔姆德与肯尼斯的藏身处,并履行与他公平一决胜负的约定。决斗中,骑士王并未使用左手,而是仅仅以右手迎战,这是出于对迪尔姆德自毁宝具的尊敬和公正。然而,切嗣却在此时利用计谋逼迫肯尼斯命令迪尔姆德自杀,这场永远也不会有结果的决斗也滑稽的落幕了 。爱丽丝菲尔被伪装成伊斯坎达尔的兰斯洛特掳走,阿尔托莉雅驾驶摩托车追逐搜寻对方,并巧合地遇上了路过的真正的伊斯坎达尔,因此追逐的对象也完全错误了。经过一番追逐战,阿尔托莉雅怒急攻心将伊斯坎达尔的「神威车轮」摧毁,发现对方并非真凶后离去。

绝望后的曙光

圣杯战争的最后一天,阿尔托莉雅在地下车场与兰斯洛特相遇。短暂的交手后,阿尔托莉雅判断这位狂战士一定是自己以前认识的某位骑士。在知晓对方的真实身份后完全失去战意,回想起三王会谈中伊斯坎达尔对自己所言,令她不由得开始相信兰斯洛特的疯狂是出于对自己的仇恨,因而任由对方蹂躏。阿尔托莉雅在最后关头回想起自己签订契约,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终于迎头反击,在兰斯洛特的御主间桐雁夜失去魔力之际,用隐形剑杀死了兰斯洛特,但自身已受重创。兰斯洛特断绝了与间桐雁夜的契约关系后恢复了理智,并将自己疯狂的真实原因告知了阿尔托莉雅。原来他与桂妮薇儿的精神恋爱不仅触及当时主流宗教的底线,也玷污到亚瑟王身为一国之君私生活方面的整体形象,因此他一直以来都渴望着王能够惩罚自己。可令他没预料到的是,王居然无比仁慈的原谅了他,这也导致兰斯洛特无法原谅自己。在最后消失之际,兰斯洛特对阿尔托莉雅表露了自己对王的热爱和忠诚,对于他们圆桌骑士而言,她就是最好的王。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更加坚定了要改变过去、拯救不列颠和自己战友的信念的阿尔托莉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舞台中庭,却被等在这里的吉尔伽美什强制求婚,她深感对方的要求莫名其妙并严词拒绝。正在此时,切嗣赶至,就在阿尔托莉雅满怀期望地希望切嗣帮助自己得到圣杯之际,却被切嗣连续使用两枚令咒强迫着将圣杯破坏。圣杯被破坏后,内部的「黑泥」洒落人间,将冬木市毁于一旦,杀死了当地几乎所有的人。而圣杯的毁灭也令阿尔托莉雅无法维持在现界,回到将死之际的剑栏之丘。绝望的阿尔托莉雅此时再次看到了召唤自己的光芒 。

saber被召唤

第四次圣杯战争,也被改编成动画,名《Fate Zero》,B站弹幕版本点击直达。

最后修改日期:2019年9月21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